请大家亲切可爱地叫我“毛尖”
羊pp爱好协会
我爱道长,欺负道长使我快乐

微博:@Mukuri毛尖尖儿

[花羊]奶满了吗?



专习离经易道的万花先生身形颀长,宽肩窄腰,穿上万花谷制的广袖长袍更显体态风流,然而层叠衣袍之下,却并不似一般医者文士那样瘦弱无力,反而有一副令人艳羡、肌肉紧实流畅的好身材。

浑身仅挂着一件半敞着的外衫的纯阳道长跨坐在万花先生身上,缓缓解开他的衣带,剥下繁复精致的墨色衣裳,露出其下包裹着的温润柔白的肌肤,真个是玉人一般。纯阳带着点凉意的指尖留恋地轻轻抚摸万花的肩头、锁骨,眼睛却离不开那肌肉饱满的胸口,尤其是见恋人胸前那两抹小小的豆色在自己的刻意挑拨下挺立了起来,心中又是得意又是难耐,忍不住俯身将那惹人怜爱的小肉粒含在口中,用柔软湿润的舌尖包裹,轻轻吮吸。

万花身子一顿,原本正有一搭没一搭摩挲着纯阳腰...

一个郎心似铁

我不要见他。
不仅是今日不见,往后也不要再见。到我临死都不要同他见上一面,死后亦不许他在我灵前祭拜,头七不得叫他守灵,出殡下葬也不请他来,往后清明祭日,更是万万别让他到我坟前来。
我怕再多看他一眼,回头连黄泉路都走不安稳了。
你告诉他,他若愿意等,那就等我平平安安地走过了奈何桥,讨两碗孟婆汤一气喝了,将他连人带影儿都忘得干干净净的,等到那时,若还有缘,在见面罢。

经柳剑神安利买了同款键盘,竞技场不见得能变强,但码字的兴趣倒是意外提高了,手感超好,令人运指如飞,关键还很便宜!那就挖个坑庆祝一下吧!

[明羊]劫镖,反劫镖(完)



陆衔自十五岁那年随师父一道加入恶人谷,这十年来最熟悉的,不是穷山恶水的恶人谷、不是冰天雪地的昆仑山、也不是风沙肆虐的龙门荒漠,而是山明水秀间,巴陵县那片明媚灿烂的黄花地。
没错,陆衔是个不论严冬盛夏,风雨无阻地驻守在浩气商道第一线,专逮短腿小朋友劫镖的毒瘤明教!他武艺出众,心思沉稳,最善隐藏身形,等待时机,一击必杀,凡是来往巴陵和洛道之间运送货物的浩气盟中子弟,就没有没被他抢过货物碎银的。多年来,陆衔杀人劫镖的臭名远扬,在隐元会悬赏榜上稳居头名,“身价”也水涨船高,却始终无人能取得他的项上人头。而他本人不仅不以为意,相反还很以为荣,毕竟他们这些做毒瘤的,头顶的悬赏越多越有面子。有时陆衔扮个斯文又...

一刷tag别人都拿到《居新不良》了,而我的还没发货。坐在地上委屈地哭泣(。•́︿•̀。) 快来呀,我会好好待你的……

[剑气]奔现(完)

玩家奔现的故事,不甜不要钱୧(﹒︠ᴗ﹒︡)୨

>>>.

当气小纯顶着七月中全国各地都差不多毒辣的日光,拖着半人高的行李箱从高铁站出来,捧着手机对着地图定位辗转两个小时,终于来到他未来的家门口时,和游戏情缘奔现的甜蜜、激动、兴奋、紧张、忐忑、茫然,全都融化在了这企图要热死人的高温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情缘是什么东西?能降温解暑吗?此时此刻唯一能唤起他对生命热忱的,只有冰镇肥宅快乐水。
离烤羊只差一撮孜然的气小纯半死不活地从书包里摸出钥匙开门。钥匙是一个星期前快递给他的,临近毕业的年轻人从包装整齐的盒子里取出钥匙握在手里,顿时有种握住了不确定的未来的感觉。
他的剑小纯此时正在努力搬砖,家...

[剑道]咩咩咩(完)



5月充消坐骑+新校服梗,感觉未烬道长是只皮皮咩,抢在建模(翻车)前先写了!希望建模好好发挥,不要用力表演_(:3」∠)_

>>>.

要说奇形怪状的坐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藏剑着实见过不少:机关制成的各式木牛流马不说,昆仑冰原来的牦牛、天竺的金翅苍宇雕,西域沙漠的双峰骆驼,能够凫水的大乌龟,最令人瞠目结舌的应当还是大食商人带来的细腿长脖子鸟,当年许多人图新鲜,骑着那模样怪异的大鸟在城里排成一排的模样,至今历历在目。所以当他瞧见纯阳道长骑着一只几乎一人高的绵羊前来藏剑山庄拜访时,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惊吓而是可爱。

那只绵羊一身黑白两色相间、厚实的、软绵绵毛茸茸的羊毛,长着一对漂亮的卷曲...

[邱蔡ABO]娱乐头条:邱居新当爹了?!(完)



现代娱乐圈paro,无正面描写

>>>.

最近的娱乐圈就像零点钟声刚敲过的春晚外场,四处炸裂着五颜六色的绚烂烟花,而烟火大会的起因则是微博上从来只有“转发微博”和“嗯”的新晋天王级歌手、实力与颜值兼具的邱居新,破天荒发了一条原创微博。

这枚炸翻了半个娱乐圈的深水炸弹是一张照片,照片里一扇大得夸张的落地窗前摆着一张枫木白的高脚桌,桌边深色的吧台椅上坐着一个男人,正趴在桌上睡觉。他整张脸都埋在手臂里,看不见长相,只看见一段白得惊人的漂亮颌骨,以及后脑上略显凌乱的短发翘起两撮可爱的呆毛,左手稍稍探前了一点,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无名指上套了个亮晶晶的圈儿,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高领套头针织衫,...

[花羊]树洞:散排排到了喜欢的人(完)

卡文摸鱼<。)#)))≦

>>>.

刚才散排居然排到了一直很喜欢的人当队友,真希望这把能一直打到关服。

惯例,从盘古开天辟地开始讲起吧。
我是个小奶花,以前一直专注于PVE,有自己的固定团,95年代初,有一次我们团打仙侣花月纠结,一直到凌晨都没过李白巨巨,打到后面团员都麻木了,什么错都能犯,最后被团长骂了个狗血喷头,散了。
当时已经两点多了,我实在是打得身心俱疲,就在成都前场挂机发呆,因为实在太晚了,成都也没剩下几个人,就是挂机的海景房,还有磨炼武艺的插旗党。
道长属于后者。
一开始我没注意到他,但是他满场跑来跑去地下气场,顶着蛋壳在我眼前走过来晃过去,一会儿没血了就打坐,坐满了再继...

教学事故

米米给的生日礼物嘿嘿嘿
我对柳词歌妤忠心耿耿!!!

为防搜索改id的安之·谢:

在更新的边缘试探.jpg


给我崽 @蜂蜜柠檬毛尖 的生日礼物,虽然放晚了但还是要说崽生日快乐!今年能给我写完鸿门宴吗→_→


大概是教不来人的柳剑神和学渣迷弟的故事,写得很磕绊结果最后变成了吹颜……(。



天才是不擅于教人的。


人说所见即所得,寻常人眼中不过一套功法一式剑招,之于天才没准便成了春华秋实,水月镜花——一叶落知天下秋,即是如此。古话讲因材施教,于是如何教,怎样教,便也成了个难题。...


[邱蔡]谢谢大佬的入梦别(三)



⭐现paro,霸(加)道(班)总(狗)裁邱师弟x网(失)红(业)主(青)播(年)蔡师兄。《楚留香》键鼠网游设定。人物关系和剧情有私设。
⭐游戏其实我还没太玩明白,手游和端游也不太一样,有很多魔改。
⭐接受的话↓↓↓

19
嗯嗯逃脱了蔡居诚的魔爪,躲回猫窝里趴在哼唧身边,它也不出声,就是垂着尾巴,用一双翠绿翠绿的猫儿眼盯着眯着眼睛舔爪子洗脸的哼唧瞧,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哼唧对嗯嗯可怜兮兮又委屈巴巴的眼神视而不见,直到他悠哉悠哉地把自己弄干净了,才不情不愿地“咪呜”了一声,用爪子按住嗯嗯,敷衍地舔顺了它额头上一撮翘起来的毛,然后就被突然发难的嗯嗯扑翻。两只猫顿时滚成了一团。
蔡居诚又播了一会儿猫咪打架,...

[邱蔡]邱居新一段不为人知的回忆(完)

这是关于蔡居诚,邱居新一段不为人知的回忆

“我才不想当什么武当掌门,当掌门得每天站在金顶上,动都不能动,不能喂猫也不能摸鱼,有什么好的。我才不想当。”

说这话的人不过十几岁的年纪,青葱年少,穿着一身武当道袍,却除了鞋袜,卷起裤脚,赤着脚站在后山一道浅浅的溪水中。清澈的溪水温柔地绕过他线条圆润踝骨,雪白的双足踩在溪底铺着的光滑的鹅卵石上。他垂在颊边的两缕额发不知是被溪水还是汗水沾湿,湛蓝的双眼带着少年人天生的纯善和张狂,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还未褪尽婴儿肥的脸颊上染着一层淡淡的胭脂色。

这个时候的蔡居诚,不想个清修持重的小道士,倒像个山林间自由自在的小精灵。

彼时年纪更小的邱居新也脱了鞋袜,安...

© 蜂蜜柠檬毛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