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家亲切可爱地叫我“毛尖”
羊pp爱好协会
我爱道长,欺负道长使我快乐

微博:@Mukuri毛尖尖儿

[花羊]怪异记(05)



江南梅雨,连绵数日不绝,洗好的衣裳几天都晾不干,甚至隐隐散发着一股子霉味,即便偶然放晴,也到处是潮乎乎的水气,连身上都总是沾着一层黏糊糊的汗水,这样的日子久了,难免叫人心烦不已。
今日就是个梅雨季里难得的晴天,且热得厉害。地上还留有昨日下雨的积水,此时被艳阳烤炙,水气蒸腾,又湿又热,令人呼吸都要黏重几分。这处种着各式花草的小院落,树下还搭了张凉椅,原本是何等别致雅趣,如今倒好似个蒸笼一般,万花先生出诊归来,甫一推开院门,一股湿热之气扑面而来,转眼就热得又出了一身汗。
万花谷的服饰一向以层次繁复著称,门人子弟又不爱束发,平日里瞧上去,端的是风流俊雅,举世无双,然而在万花谷四季如春的地界还受得住,到了...

[剑气]风云(2)

02


温宿桌上搁着一只精致小巧的铜漏,是一只仙鹤,口中衔有铜球,时辰一到,机关启动,铜球便会落下,发出一声清脆响动,在大殿中回荡。温宿听得这动静,便将手中经书轻轻掩上,反背在身后,温声道:“好了,今日先到此处,明日继续。回去后早些洗漱休息,夜里莫要玩闹太过,切记明日还需早起练剑。去吧。”

温宿师兄讲道是从来不拖堂的,因此纯阳宫中的弟子最喜欢他带晚课,这样夜里就能早些回去休息了。此时听他放课,都老老实实地将课本笔墨收拾来,规规矩矩地起立,似模似样地行礼告退,只是一出殿门,就全现了原型,如一群放出了羊圈的小羊羔,跌跌撞撞撒着欢儿,嘻嘻哈哈说说笑笑地跑远了。

楼迁同这些师兄们不过一面之缘,...

[花羊]怪异记(04)

道长口中的“师父”其实是他最小的徒弟,也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爷爷啦

有兴趣可以猜一下道长的本体,很可爱的【不是。


>>>.

清早,万花打开房门,看见院中一只白鹤优雅地梳理着自己雪白的羽毛,脚边还搁着一只灰扑扑的包袱,第一反应不是震惊而是“这一天终于来了”的如释重负。
道长现原形了!
被他用直白而热切的目光盯着猛瞧的仙鹤似乎有些害羞,无措地鼓动了一下翅膀,思考了片刻,不甘示弱地看了回去。
万花小心翼翼地和眼前这只美丽的生灵对视着,大气都不敢出,看着那双黝黑的大眼睛专注地望着自己,目光中满是纯然天真,如平时道长看着自己时的模样别无二致。万花心中再无怀疑,面前这只仙鹤,确实就是他这些...

[all羊主剑道]风云(01)

开新文啦!【不要提旧坑谢谢

尝试了新的写法,作为主角的二少和道长会在后面慢慢登场,开头是一对剑气的故事,至少三五章,再由他们引入正题,主要内容是jjc打排名。我先蹭个剑道tag,往后就有什么cp打什么tag了quq

主cp是剑道,叶梦麟X清世,相处方式会比较特殊嘿嘿嘿

前几章的主cp是剑气,顾眠雪X温宿,恩怨纠缠的那种。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我会努力写的!

==========================


01

镇岳宫中,李忘生读罢来信,将信纸轻轻折好揣进袖中,抬眼看着跪在面前一脸惶恐的懵懂少年,弯腰伸手将他扶起,和颜悦色地问道:“你叫楼迁?”

“是。”少年还有些胆怯...

开了个新脑洞,没爹没娘舅舅不爱但超能打的二少X有钱有势师门庞大奈何手残的道长。想看两个人虽然有同样的目的,但是一直别着劲儿让对方不自在,道长对二少各种威逼利诱,二少虽然有点寄人篱下但有自己的原则……
人设差不多搞好了在划拉大纲,好快乐٩(´ω`)و

[花羊]怪异记(03)

剧情上不承接第二章。

这个故事每一章都是独立的段子,时间线是乱的,花羊也没有名字。每章里都有一些灵异因素,想到什么写什么。这章里不是很明显。

道长表面上看起来很小,自闭任性还爱撒娇,其实年纪很大了,在别人眼里气质阴沉怪异,只有花哥觉得他超——可爱,呆呆软软,不通人情世故,需要自己保护照顾,但其实是道长一直在默默保护花哥远离一些奇怪危险的事情,至于原因……


>>>.


03


镇上有户人家的女儿生了病,请万花去家里看诊。这日到了约定的时间,万花背起药箱就要出诊,纯阳平日最爱寸步不离地跟着他,见他要出门,便早早跑到门口等着,口中还叼着没来得及吃完的半只素馅儿包子...

关于《偏心》



很明显,《偏心》这篇文其实没写好……

我觉得蔡师兄让我觉得最难受也最带感的一点,是他做的事情完全是错的,是愚蠢的,但他就是不改,宁可撞死在南墙根儿也不回头,那种“我偏要勉强”的倔强。

我很喜欢蔡师兄明知道自己做得事情不对,但绝不认错、绝不低头、绝不服输,绝不原谅(虽然在别人眼里他没有立场谈原谅),自然也绝不会再回武当,类似这样的剧情。不是说这样是对的,只是我会觉得……掌门的教育方式有点毛病(或者说是我不太理解),蔡师兄真正在意的也不是名利,而是师父的“偏心”,所以他即使知道自己的行为是错的,但他依然是怪罪师父的,他不为自己的行为悔过,是因为他还在意师父的态度,他将自己的错和掌门的错捆在一起,他不能...

[花羊]怪异记(02)



万花初见纯阳,是在扬州城外的茶馆,他正无所事事,同老板娘要了杯方山芽露,挑挑剔剔非要用灵山妙雨泡来才肯入口。赵云睿烦不胜烦,只差没有踹他一脚,将他踢出茶馆地界,最后深吸两口气才忍下脾气,随意指了一个在茶馆帮忙的纯阳,叫他去煮水泡茶来打发这麻烦的万花。
被点名的是个很年轻的纯阳道长,十六七岁的模样,穿着一件显然不是他自己的、过分宽大、洗得发白的旧南皇袍,他原本正无所事事地坐在一边,低垂着脑袋出神,双手安静乖巧地搁在膝头,长得过分的袖子便自然垂了下来,将他两只手都盖住了,显得格外可怜,又像个偷穿父亲衣服的顽童。听得有人喊自己去干活儿,才不紧不慢地抬头看了万花一眼,一双又黑又亮、天真懵懂、不谙世事的眼...

LOFTER薛定谔的敏感点

记一个梦

早上做了个很有意思的梦,梦到某隐姓埋名的低调宗门,养了个惊才绝艳的徒弟,因为觉得师父师叔都是废柴,徒弟出于责任感,单方面负担起保护宗门光耀门楣的任务。一次事件中,师父受了重伤,后来养得差不多了,有一天和师叔闲聊,想起来师叔有把剑还钉在宗门某个地方,轻易拿不下来那种,说我帮你拿回来吧,就随手拿下来了,结果正好被来探病的徒弟看见,徒弟这才知道自己被蒙蔽了,师父根本不是废柴!气得徒弟扑上去差点把师父掐死,但是又不是很舍得下手。梦里都能感觉到徒弟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被蒙了这么多年,又羞又气的情绪,以及师父“啊,徒弟生气了”那种又无奈还有点害怕的心情。大概是气疯了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徒弟还扒了准备随时...

[花羊]怪异记(01)

上班摸鱼,温柔平凡花哥和自闭方士道长的pvx日常~

万花将采回的草药分类捡好,铺在院中临时搭好用以晾晒的架子上,然后看了一眼蹲在一边默默地看着自己做事的纯阳,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小道长就像只小狗子一样,眨巴着一双无辜的、亮晶晶的眼睛,又乖巧又可爱。万花心中一片柔软,忍不住就想逗他玩,便看似随意地从宽大的袍袖中摸出一物,塞进纯阳手中:“给,拿去玩。”
“……什么?”小道长顺从地接过,捧在手中对着昏黄的日光翻来覆去仔细看了半晌,小声确认道,“鸟喙。”
“嗯。”他认真到有些呆呆的的模样取悦了万花,令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摸了摸纯阳的头顶,而后又觉得有些失礼,连忙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海边有些水鸟,不知为何凶得...

© 蜂蜜柠檬毛尖 | Powered by LOFTER